<progress id="vxrhj"></progress><listing id="vxrhj"><object id="vxrhj"><tr id="vxrhj"></tr></object></listing>

                              山水有灵 亦当惊知己——中国山水文学的美学价值

                              2019-03-11 16:19:04 来源:人民网 作者:高建新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人类是从混沌的自然中走出来的,最终仍要回到自然中去,但那已是深情的、充满灵性的自然,这一切都缘于山水审美意识的觉醒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山水文学的诞生。

                              王维《江干雪霁图》(局部) 资料图片

                                人类是从混沌的自然中走出来的,最终仍要回到自然中去,但那已是深情的、充满灵性的自然,这一切都缘于山水审美意识的觉醒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山水文学的诞生。纵观中国山水文学长达一千余年的发展历程,其美学价值至少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提供了心物融通、人与自然一体化的途径。山水文学的发生是以人与自然的同一性为基础和前提的。在这个过程中,东晋诗人、史学?#20197;?#23665;松在《宜都山川记》中提出的“山水有灵,亦当惊知己于千古矣”,具有不可忽视的特殊意义。袁山松在描写了三峡雄奇壮丽的自然风光之后,特别表达了山水审美的个人感受。“惊知己”不只是属于山水,同时也属于人,只有彼此都“惊知己”,为获得“知己”而庆幸,人与山水才能达成真正意义上的融通与共识。它表明,在这一时期,山水自然已不是作为人的对立面存在,而是和人在心灵上达成共识。一如钱钟书先生所说:“我心如山水境”,“山水境亦自有其心,待吾心为映发也”(《谈艺录》)。山水美既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而是主客观的结合,如罗宗强所说:“山水的美,只有移入欣赏者的感情时,才能成为欣赏者眼中的美。山水审美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感情的流注。”(《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山水审美就是要移情于对象,流注感情于对象,这也是刘勰“春日迟迟,秋风飒飒。情往似赠,兴来如答”(《文心雕龙·物色》)所表达的意涵。春和秋爽,各臻其美。以情观景,有如?#23545;?#20852;会涌来,恰如酬答。物我是融通的、互感的,是可以交流的。所以初唐诗人杨炯再次重申了袁山松的观点:“及余践斯地,瑰奇信为美。江山若有灵,千载伸知己。”(《西陵峡》)山水审美的最高境界——心物感通、心物交融、心与物游的产生,是深刻体味对象、在对象中发?#20013;?#28789;、发现生命的结果,它构成了中国人独有的生命境界。这个境界晶莹皎洁,充满情韵,透现出了审美主体的智慧及对宇宙自然至情至理的参透和感悟,也使中国人养就了一种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却不傲倪于万物的洒脱又深情的胸襟。山水审美所发生的这种带有根本性的转变,预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山水文学将要在晋宋时期诞生。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
                              天津11选5网上投注
                              <progress id="vxrhj"></progress><listing id="vxrhj"><object id="vxrhj"><tr id="vxrhj"></tr></object></listing>

                                                        <progress id="vxrhj"></progress><listing id="vxrhj"><object id="vxrhj"><tr id="vxrhj"></tr></object></listing>